國際學校潮湧大灣區 廣州深圳成最受歡迎選址地
2021年03月31日00:16

  原標題:國際學校潮湧大灣區 廣深成最受歡迎選址地

  疫情也擋不住國際學校湧入粵港澳大灣區的熱潮。

  3月21日,廣州黃埔中新知識城,廣州新僑學校宣佈今年9月將正式開學,總投資預計13億元,是中國與新加坡聯手在廣州打造的基礎教育領域標杆國際學校項目。

  在大灣區另一座城市中山,國際學校中山梅沙實驗學校也計劃在今年9月開學,廣東外語外貿大學附設西灣外國語學校已動工開建,有望在明年9月開學。

  而在深圳,深圳前海哈囉國際學校去年才開學,今年又迎來了聖保羅女子公學和英國國王學院在深圳開辦新學校,並計劃在今年9月開學上課。

  據國際教育大數據平台宜校統計的數據顯示,去年中國內地新增72所國際學校,廣東成為新增國際學校最多的省份。據不完全統計,今年還將有19所國際學校落地大灣區。

  自2019年2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發佈以來,中央就提出支持灣區建設國際教育示範區,引進境內外優質教育資源等。大灣區的國際教育開始步入快速發展階段。

  在受訪專家看來,國際學校近年來密集湧入大灣區,反映當下大灣區對國際化教育需求日漸增多。而從某種意義上講,國際學校的多寡也能衡量一座城市的國際化水平。粵港澳大灣區更加開放,越來越多的國際人才湧入大灣區工作與生活。

  “飆漲”:廣深成最受歡迎選址地

  廣州與深圳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就開設了最早一批國際學校。

  成立於1981年的廣州美國人國際學校是華南地區第一所國際學校,創辦之初原是為解決身在廣州的外籍領事館工作人員子女的教育問題,後逐漸對外開放,持有外國護照或者港澳台護照的學生也有資格報考。

  1988年開設的深圳蛇口國際學校,目的也是為解決外籍人員子女上學問題。彼時,深圳蛇口地區通過招商引資和製度改革之便,吸引到了一大批外資外企高管員工。CACT(作業者集團)、阿科、菲利普斯和阿莫科四家中外合資的石油公司聯合創辦了這所國際學校。

  而到了2010年前後,全國範圍內迎來國際學校爆髮式發展,一年左右時間里新增了94所國際學校。不僅民辦學校迅速對國際化教育做出反應,原本只做普通民辦的學校,也都紛紛建立起了自己的國際部。

  例如,萬科就是在這一時間開啟了自己的國際教育佈局,發佈了“百校計劃”,萬科雙語學校、梅沙雙語學校、萬科梅沙藝術學院等紛紛成立。

  國際教育大數據平台宜校創始人肖經棟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近年來中國內地的國際學校數量逐年增加,截至2020年,全國共有1196所具有高中段的國際學校(國際部),其中廣東超過160所,數量居全國第一,廣州與深圳是國際教育重鎮。

  例如,英國國際貿易部方面初步統計的一份數據顯示,2021-2024年,將另有8所新的英國品牌的國際學校在廣東開設分校,廣州、深圳是最受歡迎的選址。

  廣州新僑學校校長彭大偉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作為新加坡南洋華僑中學校群的首個境外成員,廣州新僑學校選擇落戶廣州黃埔,主要是看中了中新知識城是國家雙邊合作項目,集聚了大批國際化高端人才,有著較大的國際化教育需求。

  凱德集團(中國)地產與城鎮開發首席執行官陳培進直言,近年來大灣區越來越受投資者青睞,不少跨國企業開始將廣州、深圳作為其進入中國的首站。

  “企業密度有了,自然也會吸引一大批國際高端人才,引進廣州新僑學校恰是要滿足這部分高端人才的子女的教育需求。”他說。

  中新廣州知識城投資開發有限公司戰略合作部總監翁文炳在中國工作生活多年,他最近發現了一個饒有興趣的現象:越來越多外企高管開始重視子女對中文的學習,很願意把孩子送去雙語學校,而非原來純英美式的教育。“因為中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他們都認為,孩子未來很有可能與中國產生更多交集。”

  “留才”:國際教育或占到決定性一票

  值得注意的是,大灣區新湧現的國際學校與早期專為外籍人員子女提供教育的學校不同,大多數屬於可招收中國籍學生的民辦國際化學校。

  據肖經棟介紹,目前的國際學校主要有三類:一類只接收外籍人員子女入學,如北京順義國際學校、廣州美國人國際學校;一類是公辦學校開設的國際部,如廣雅中學國際部等;再有一類就是民辦國際化學校,可招收中國籍學生,提供“雙語教育”。

  廣東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先行地,大批來這裏的外籍員工最先遇到了子女上學的教育問題,對國際教育的需求應運而生,甚至成了必須解決的難題。

  東莞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喻麗君認為,國際學校開辦的一大重要作用就是解決了海外高端人才的子女讀書問題,得以幫助東莞吸引並留住這些高端人才。

  一方面,隨著廣州、深圳等城市的國際化程度不斷加深,大批國際人才和海歸群體前來廣東發展,催生了國際教育需求;一方面,大灣區作為經濟最為發達的區域之一,聚集了大批高淨值人群,催生了大批中產家庭對國際教育的需求。

  據《2020胡潤財富報告》,廣東省600萬資產“富裕家庭”達69.2萬戶,居全國第二。其中,53%的高淨值人群會選擇在高中及以下學段送子女出國,23%的高淨值人群選擇在大學送子女出國。不少高淨值人群選擇將國際學校作為“鋪路”海外名校留學的第一站。

  中新廣州知識城投資開發有限公司戰略合作部總監翁文炳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中新知識城作為國家級雙邊合作項目,吸引了大量跨國企業、合資企業與高水平研究院所,確實集聚了一批知識型高端人才,“如何把這些人留下來,非常關鍵”。

  參照新加坡的經驗,一個國際大都會留人除了從產業定位考慮,最關鍵還要考慮人才的可持續發展,例如公共服務、生活配套等,甚至有時在留住人才時可占決定性一票。“擁有國際化背景的高端人才對子女的教育有更高的要求。”翁文炳說。

  (作者:李振 編輯:李豔霞)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