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來風 春潮奔湧大灣區
2021年05月17日06:02

  原標題:一大批青年匯聚此地,紮根奮鬥——八面來風 春潮奔湧大灣區

  兩種不同的製度在同一張藍圖里協作與發展,這在全世界都絕無僅有。

  珠江三角洲自古低山丘陵羅列,台地縱橫,河流在這兒碰撞、激盪。40多年前,經濟特區在這裏發端,由此開啟了改革開放的篇章。如今,珠三角九市和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共同組成了粵港澳大灣區“9+2”城市群,錨定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的目標大步前行。

  2017年7月1日,在習近平總書記見證下,《深化粵港澳合作 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由國家發展改革委和粵港澳三地政府在香港簽署,標誌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正式啟動。

  兩年後,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藍圖最終繪就,備受矚目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也迎來了千帆競渡、百舸爭流的新一輪發展熱潮,一大批青年彙聚此地,紮根奮鬥。

  香港00後王一堯2020年大學畢業後就跨過了羅湖橋,加入了深圳一家演示和動畫視頻創作創意平台。80後謝智衡多年來一直在香港進行人工智能和醫學應用研究,後來他選擇深圳和東莞作為進軍內地市場的“橋頭堡”,他說:“大灣區完善的產業鏈和內地的廣闊市場吸引了我。”一對年輕的“港夫廣妻”決定用直播的方式向香港同胞介紹他們在內地的生活,“現在內地已經不一樣了”,這位丈夫說。

  越來越多普通人的選擇彙聚成一股潮流,它以不可逆轉的姿態滾滾向前。這些年,珠江入海口,伶仃洋見證著這一段段個體命運和國家發展緊密相連的故事。

  碰撞

  從內地來香港發展5年後,做貿易生意的張軍輝2008年選擇“回流”,他再次回到惠州。

  從2003年開始,中國的GDP(國內生產總值)連續5年保持兩位數增長,即使在2008年金融危機時,這樣的速度也不曾受到很大影響,9.7%的增長率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仍然是一騎絕塵。

  同樣是2008年,土生土長的香港青年謝智衡跨過了深圳河,選擇到內地工作,他在上海一家做核磁共振系統的公司工作了6年。如今,他在大灣區創業,做醫學機器人,“那時還沒有大灣區協同的說法,但珠三角的產業協同已經很厲害了”。

  協同的另一面是產業鏈的完備,以一台手術機器人的生產為例,它的界面和算法在香港完成,軟件的產業化則是在深圳,東莞提供了所有的硬件設施,包括外殼和那些小小的螺絲釘。在廣州可以實現整體醫療器械的臨床測試和註冊;在珠海,它能迅速被客戶買走並投入臨床應用。

  “一個城市很難滿足所有的需求,但是一個區域可以。”在謝智衡看來,大灣區的產業鏈非常集中完善,這加速了自己公司這些年的發展,過去研發週期一般為3-4年的手術機器人,在東莞,週期能縮短一半,“從我所在的行業就可以切身感受到,區域的協同效應是真實存在的”。

  加速

  放眼全球,灣區城市群往往是一個國家經濟效率最高的地區,也是世界經濟發展的重要增長極。

  2020年,粵港澳大灣區以5.6萬平方公里的面積創造了總量超過11萬億元的GDP,約占全國GDP的1/7。像一塊海綿,這幾年,粵港澳大灣區從全世界汲取著不斷湧來的潮水。

  根據舊金山灣區2019年的一項調查,46%的受訪者計劃在未來幾年內離開舊金山灣區,而2016年這一比例還只有34%。矽谷一家智庫的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7年間,搬離矽谷的居民超過4.4萬人。眾多創業公司紛紛向其他地方拓展,這一潮流甚至有個名字——“逃離矽谷”。

  長期追蹤創業趨勢的非營利組織考夫曼基金試圖追蹤這些“原矽谷人”的去向,根據創業公司和新企業家的密度,他們發現,這些人流向了世界各地新的創新區域,比如鳳凰城、倫敦,還有深圳——在一份報告中,他們指出“那裡的科技圈生機勃勃”。

  粵港澳大灣區的城市管理者正紛紛拋出橄欖枝,只為“留住人才”。為了吸引港澳青年來內地就業創業,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便利措施,比如2018年國務院印發《關於取消一批行政許可等事項的決定》,台港澳人員在內地就業不需再辦就業許可證。深港融合逐漸加深後,僅2020年,前海管理局就安排了1.5億元財政資金,用於支持港澳青年來到前海發展,提供就業創業、租房、交通等各方面的補貼。

  這些年,張軍輝的生意越做越大,對內地發展機會的認識也越來越深,尤其是《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提出讓他感慨不已:一切都在飛速向前。

  張軍輝觀察到,在惠州,他周邊的企業都在加速擴產,新的項目也在不斷落地。

  少數人的選擇最終成了潮流。2020年,僅深圳前海,這股潮流攜帶著5164名香港籍人才順勢而來。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潮流仍在不斷壯大。

  認識

  香港人余廣滔在深圳創辦了一家環保科技公司,他擔憂香港年輕人對內地的發展不夠瞭解。實際上,在起於大灣區的時代浪潮里,有人順勢前行,也有人在觀望。

  “勇敢走出第一步是最重要的。”此前,余廣滔受邀錄製了一部紀錄片,在片子裡,他向香港青年展示自己在內地創業的經曆,“希望更多的香港青年走出來,看看這邊的環境”,他期待兩地的年輕人都能在灣區收穫改革發展的紅利。

  年輕夫妻李劍禧、孫嘉晞則把他們眼中的內地搬進了直播間。因為丈夫是香港人、妻子是廣州人,在直播間,他們被稱為“港夫廣妻”。這對夫妻試圖通過直播的形式搭建兩地相互瞭解的窗口。

  李劍禧曾在香港從事金融工作,新冠肺炎疫情給各行各業帶來壓力,半年時間,他的收入少了2/3,這對夫妻轉而在廣州尋求機會。

  他們考察、討論了許多創業的方向,最後選擇了直播。李劍禧說,內地大部分東西都搬上了互聯網,這比香港要便利很多,也是一個新的機會,“我們用短視頻的方式給他們看內地究竟是什麼樣”。

  剛開始時,一場直播的觀看人數隻有幾百甚至幾十,他們堅持了半年後,情況逐漸好了起來,“很多人開始對我們感興趣”。

  這對夫妻會帶著鏡頭去“探店”,也會在各處景點前打卡,直播間的很多粉絲會留言“想過來看看,能不能帶我們去玩”。

  彈幕里最常見的一個詞是“震撼”,李劍禧說,他們很多人其實不瞭解內地的生活,“在很多方面,香港的年輕人是通過我們的鏡頭在重新認識內地”。

  對於李劍禧前往廣州創業,他身邊親友的態度各異,李劍禧卻相當堅定,“通過我們的鏡頭,未來他們會相信我的選擇”。

  這些年輕人對大灣區的未來滿懷信心與期待。雖然這裏仍有許多短板與不足,但有一點再清楚不過:大灣區是未來中國發展的探路者,也是年輕人創業發展的新高地。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均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