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金融41年,增加值占GDP比重超15%,未來要建成全球金融創新中心
2021年08月09日13:14

  原標題:深圳金融41年,增加值占GDP比重超15%,未來要建成全球金融創新中心

  來源:時代週報

  8月,正逢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1週年,深圳交出年中考成績單。2021年上半年,深圳全市地區生產總值14324.47億元,同比增長9.7%。 深圳經濟體量繼續領跑全國15個副省級城市,金融業也已成長為深圳經濟增長的“壓艙石”。

  8月5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管局披露金融業成績單:2021年1-6月深圳金融業實現增加值2247.85億元,同比增長6.6%;兩年平均增速7.8%,居國內主要城市前列,金融業增加值占全市GDP的15.8%。

  2021年是“十四五”規劃開局之年,站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和粵港澳大灣區的曆史起點,深圳金融被賦予更高目標,也為金融高質量發展創造曆史性機遇。 深圳之所以從小漁村蛻變成國際大都市,與金融業發展密不可分。曆經41年發展,深圳金融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已成為深圳支柱產業之一。深圳也躋身中國內地三大金融中心之列。

  在今年3月最新一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29)中,深圳排名全球第八;英國智庫Z/Yen集團今年3月發佈的第29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 29)中,深圳位列全球第四。

  廣東省政府8月5日發佈的《廣東省金融改革發展“十四五”規劃》(下稱《規劃》)指出,提升深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金融發展能級,支持深圳打造全球金融創新中心,建設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把深圳建設成為全球可持續金融中心。

  “全球金融中心不僅要有一定規模的金融業、強金融機構、大金融市場等,更重要的是要具有服務全球的網絡和能力。”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與現代產業研究所所長劉國宏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 深圳建設全球金融創新中心、金融科技中心、可持續金融中心,還有非常長的路要走。

  他指出,在資本項目未全面開放的條件下,深圳仍要充分利用大灣區獨特優勢,借助港澳平台和經驗,彙聚全球金融資源,推動金融服務發展佈局。

  從殺出血路到勇立潮頭

  深圳金融業從零起步。

  改革開放之初,深圳百業待興。金融作為經濟體系配置資源的基礎性行業,“殺出一條血路”的意義更顯重大。從一開始,深圳金融就走上了一條改革創新之路,創下多個第一。

  1981年,深圳引進國內第一家外資銀行南洋商業銀行;1985年12月,全國第一家外彙調劑中心—深圳外彙調劑中心正式開業;1986年,全國第一家中外合資財務公司—中國國際財務有限公司誕生;次年4月,全國第一家股份製商業銀行招商銀行成立,開啟企業集團辦銀行先例;1988年,中國第一家股份製、地方性的保險企業——中國平安也在深圳誕生;1991年,深交所開業,資本市場運作從此有了正式載體。

  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戴相龍曾評價說:“深圳這個小舞台唱出了中國金融改革開放的一出大戲。”

  2012年7月,國務院發佈了關於支持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合作區開發開放有關政策的批複,支持前海在金融改革創新先行先試,建立金融對外開放試驗示範窗口;2014年,前海又成為自貿試驗區。近年,前海持續推進以跨境人民幣業務為核心的金融創新,創下多個第一,如“深港通”、基金互認、跨境雙向發債、跨境股權投資(QFLP/QDLP)、巨災保險試點等。

  40餘年來,深圳孕育了一批舉足輕重的金融機構,中國平安、招商銀行、微眾銀行、博時基金等一大批本地法人金融機構已成為國內金融細分領域的標杆。 在證監會近期公佈的2021年證券公司分類結果中,中信證券、安信證券、國信證券、招商證券、平安證券等5家證券公司均獲AA評級,數量占全國的1/3。

  深圳金融組織體系不斷完善,基本建成業態豐富、種類齊全、功能完善、治理規範的現代金融體系。

  在8月2日發佈2021年《財富》世界500強榜單,中國平安、招商銀行2家深圳頭部金融機構上榜。此外,深圳國有資本投資公司、科技金控平台——深投控也上榜。

  近年,深圳金融業始終與實體經濟相互促進,服務產業結構轉型升級。據測算,40年來,金融業為深圳基礎建設提供了70%的資金,為深圳企業生產提供了80%的流動資金,為深圳居民大宗消費提供了60%的資金。1979年至2020年,深圳金融業增加值實現了從0.16億元到4189.6億元飛躍式的發展,增長了2.6萬倍。

  2020年,深圳金融業增加值占同期GDP的15.1%,實現稅收(不含海關代徵和證券交易印花稅)1472.7億元,占全市總稅收的24.2%,成為深圳經濟重要一極。

  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管局向時代週報記者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2月末,深圳全市銀行機構資產總額10.5萬億元,增長16.9%,居全國大中城市第三;23家證券公司總資產2.22萬億元,營業收入1104億元,淨利潤414億元,均居全國第一,淨資產、淨資本全國第二;截至2020年12月末,深圳境內上市公司達333家,數量全國第三,總市值全國第二;27家法人保險公司總資產5.4萬億元,居全國第二。2020年,深圳全年保險市場實現保費收入1454億元,同比增長5.0%。

  2021年上半年,深圳金融業的各項指標依舊穩居全國前列。

  截至2021年6月末,深圳市金融機構本外幣存款餘額10.79萬億元、本外幣貸款餘額7.36萬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4.8%和12.7%;銀行業總資產11萬億元,同比增長12.8%。證券法人機構總資產、營業收入、淨利潤都居全國第一。

  金融改革是發展動力

  深圳金融改革創新走在全國前列,推動金融對外開放不斷邁出新步伐。

  2020年5月,央行等四部門聯合發佈《關於金融支持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意見》。三個月後,《深圳市貫徹落實行動方案》(下稱《行動方案》出爐,勾勒出深圳在“雙區”建設下的金融新藍圖。 《行動方案》提出,深圳打造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和全球可持續金融中心。

  深圳擁有一批金融科技龍頭企業和金融科技系統性重要基礎設施,國家金融科技測評中心、央行數字貨幣研究院等機構均落地深圳;深圳編製了全國第一個金融科技(399699)指數,跟蹤該指數的LOF基金已在交易所成功掛牌;數字人民幣試點在不斷深入,已投產的應用場景、開設的數字人民幣賬戶數量均居全國前列。

  深圳“十四五”規劃提出,完善金融科技產業孵化機製,加快培育金融科技龍頭機構,形成從基礎架構到應用場景開發的金融科技全產業鏈。開展數字貨幣研究與移動支付等創新應用,爭取建設法定數字貨幣試驗區,推動數字人民幣國際合作和跨境使用,前瞻佈局新一代金融基礎設施。發揮國家金融科技測評中心平台作用,探索製定金融科技行業和技術標準等。

  《規劃》也提出,支持深圳在數字人民幣應用上先行先試,營造一流創新創業生態環境,完善金融科技產業孵化機製,加快培育金融科技龍頭機構和產業鏈,建設全球金融科技中心。

  另一方面,為助推深圳可持續金融先行示範,《行動方案》提出“充分發揮深交所平台作用,引導上市公司主動披露ESG信息”“爭取國家支持深圳建設國家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研究製定綠色企業、綠色項目庫等地方綠色金融標準”等。

  綠色金融是深圳未來發力重點之一。2021年3月,《深圳經濟特區綠色金融條例》開始實施,這是國內首部綠色金融地方法規。 《規劃》指出,支持深圳申建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全面接軌國際成熟可持續金融規則,率先構建一批與社會和環境正向外部效應相關、適應國內可持續發展要求的金融服務標準,引入一批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可持續金融項目、機構和平台,形成一批可複製推廣的可持續金融創新經驗和成果。

  寶新金融首席經濟學家鄭磊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高科技和金融是深圳支柱產業,應該立足於發揮兩個產業部類的協同作用,科技為金融賦能,提升金融創新水平,建設金融科技中心;金融應緊緊圍繞為科技產業提供助力。

  此外,鄭磊認為應大力探索打造綠色金融和其他可持續金融,立足構建粵港澳金融中心城市圈,以香港和深圳作為境內外兩個金融軸心城市,在深交所、港交所的基礎上,進一步擴大金融產品和交易範圍,嚐試建立綠色金融、數據交易市場,實現聯動。

  共建大灣區金融樞紐

  深圳金融業要邁向“全球金融創新中心”,挑戰不少。

  “廣東金融仍然大而不強,金融發展面臨體製機製障礙。其中包括缺乏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金融市場平台和大型金融龍頭企業,金融資源集聚配置能力有待加強;金融開放還沒有達到國際一流水平等。”《規劃》提出,這些問題都需要在“十四五”時期攻堅克難、加快解決。

  深圳也同樣面臨這些問題困擾。2020年8月,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局長何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與北京、上海相比,深圳金融業在金融市場體系、金融總部機構、金融資源聚集等方面的差距較為明顯。形象地說,北京、上海是金融業第一梯隊,深圳金融仍處於“1.5梯隊”,國際化程度相對較低。

  劉國宏對時代週報記者分析,深圳雖有規模靠前的深交所,也中國平安和招商銀行等金融巨頭,但國際金融業務和服務所占比例還不高。“擁有大範圍的服務網絡、客戶資源以及高效的服務能力,深圳才算得上具有真正意義上的金融資源集聚和配置能力。”他說。

  《規劃》提出,廣東省要打造頭部金融機構,支持招商局集團、平安集團進一步做強做優,提升世界500強名次;加強與港澳及全國其他省市的金融交流,強化國際金融交流,深化跨境金融業務創新,以更高水平的金融開放推動金融高質量發展。

  “深圳未來要大力支持前海金融城高水平開發建設,積極對接與導入港澳人才和經驗探索離岸金融發展,支持品牌金融機構國際業務拓展,保持金融的開放探索穩健有序但不停步、止步,在更大範圍更高水平的開放中實現金融業的做強做優。”劉國宏說。

  要建設全球金融創新中心並不容易,舉措豐富,包括支持深交所建設優質創新資本中心和世界一流交易所,深化創業板註冊製改革,試點創新企業境內發行股票或存托憑證,健全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打造科技創新企業直接融資高地。

  《規劃》也提出,支持深圳打造全球金融創新中心,大力探索金融支持創新的有效途徑和方式,在科創金融、文化金融、海洋金融、供應鏈金融等重點領域先行示範,吸引國內外創投風投及股權投資機構加速聚集,持續提升金融配置創新資本的能力和效率,加快促進全球創新資本形成。

  在共建粵港澳大灣區國際金融樞紐的定位下,深圳金融被賦予更重要任務。

  “強化廣州和深圳‘雙城、兩市場’資源統籌和業務協同,構建功能完整、富有活力的強大金融市場體系。”《規劃》稱,發揮廣州、深圳“雙城聯動”效應,輻射帶動全省優化金融佈局,以設立廣期所和深交所全市場註冊製改革為契機,發展壯大金融市場體系,強化對全國乃至全球金融資源的配置利用。

  具體到深圳層面,《規劃》提出,支持建設國際一流的深圳證券交易所。鞏固提升深交所股票市場優勢,支持打造大灣區債券平台、知識產權和科技成果產權交易中心,建立連接技術市場與資本市場的全國性綜合服務平台,加快建設創新資本中心和世界一流交易所。

  “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劉國宏認為,廣州有廣期所、深圳有深交所。借助兩大市場的資源彙聚和輻射帶動作用,粵港澳大灣區將會形成服務實體經濟與創新創業發展的更加豐富多元的金融生態網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