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香港一所小學不平凡的升旗禮
2021年10月01日14:39

【橙訊】新華社香港報導,國慶之際,香港廣大中小學舉行莊嚴的升旗儀式,慶祝新中國72歲生日。不同於大部分學校在操場或禮堂升旗,香港鮮魚行學校把升旗禮搬到了教室。從學生到校長,都無比看重這場國慶升旗禮。

9月30日8點15分,國歌聲響徹香港鮮魚行學校。每間教室裡的師生,都向投影幕布上的國旗行注目禮。投影儀播放的是香港青少年軍升旗手在學校禮堂升掛國旗的畫面。由於疫情,原本在禮堂舉行的升旗儀式以這樣特別的方式挪到了教室。而更早以前,學校甚至沒有流動旗杆可以在禮堂升旗。

1212.jpg
1212.jpg

9月30日,香港鮮魚行學校的師生在教室觀看旗手升旗。

「去年7月新華社報導我們想要一根流動旗杆後,很多社團聯繫我們,最後我們接受了香港升旗隊總會提供的流動旗杆。」鮮魚行學校校長施志勁說,旗杆的到來“拉近”了學生與國旗的距離。

鮮魚行學校是一座4層建築,沒有操場,只有一個比半個籃球場稍大的禮堂,作為舉辦典禮和活動的場所。去年8月以前,學校唯一的旗杆被固定在頂樓天臺一角。

每逢「十一」「七一」、開學禮、畢業禮等重要日子的前一天,施校長或校工會上到頂樓天臺,小心踩過吱吱作響的樓頂隔板,然後再躍到隔板下方一塊約3平方米的水泥平臺上,才能到達旗杆前升掛國旗。

天臺周邊沒有防護欄,施校長規定只有他本人和男校工才能上天臺升旗。因為安全原因,學生無緣目睹升旗過程。流動旗杆的到來,讓學生們看清了過去遠遠飄揚在天臺的國旗,是如何伴隨著《義勇軍進行曲》緩緩升到旗杆頂端的。

受限於禮堂的空間高度,鮮魚行學校的流動旗杆只有約3米高,低於其他學校5米半到7米之間的室內旗杆高度。「縱使我們的旗杆受客觀條件所限,可能沒那麼『大氣』,但是我們尊重國旗的信念一點也不少!」施校長用言傳身教,把“國旗神聖”的信念植根于學生心中。

六(A)班的徐逸麟同學告訴記者:「雖然因為疫情我們只能隔著螢幕觀看禮堂舉行的升旗禮,但我不會因此覺得升旗禮不夠隆重、不夠重要,因為國旗在我心中一直都是神聖的。」

小徐的同班同學楊桐烯說:「早晨上學路上,遠遠看見學校樓頂飄揚的五星紅旗,我無比開心,因為這面五星紅旗讓我們學校特別耀眼。」

聽到這番話,施校長備感欣慰。幾年前的香港回歸祖國紀念日前夕,他上天臺升旗,不小心把自己反鎖在了天臺。適逢假期,他被困整整7個小時,直到對面的鄰居報警才獲救。

流動旗杆來了,他不怕麻煩,依然堅持在天臺和地面同時升旗。

「你問我上天臺升旗艱難嗎?當然難,但我要向學生示範:在艱難的環境,也能做出不平凡的事。」施志勁說。

2121.jpg
2121.jpg

9月30日,香港鮮魚行學校的學生在上國情教育課。

是的,這所普通小學的校長創造了很多不平凡:他是最早在香港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的小學校長之一,堅持至今近十載;他還摸索出在中文、英文、常識等科目中開展愛國主義教育的方法。

施志勁認為:「國情教育不應該只是一門課,而是應該貫穿各學科。通過自然國情、歷史國情、人文國情和當代國情等方面,讓學生全方位瞭解自己的國家。」

在鮮魚行學校,走廊、壁報、展板都是國情教育場所。位於學校禮堂的常識科技板貼滿了神舟十二號的圖片和資料;位於學校樓道的國情及國民教育展板,張貼著「香港回歸事件簿」。展板上還分佈著互動學習二維碼,供同學們掃碼看視頻以及答題。第一題就是:「自古以來香港是哪國的領土?」

「如果只是一張貼滿資料的死板的黑板報同學會看嗎?一定要是『會說話、會教學』的壁報。」施校長自信滿滿地說。

9月30日的升旗禮後,施校長不失時機地講起國慶期間的天安門。在校電視臺簡陋的演播間,他對著攝像機鏡頭滔滔不絕;在各間教室,同學們專注聆聽。「花壇像不像一個巨型的生日蛋糕?」……施校長用生動的比喻,引得同學們更加專注。

這些學生絕大部分來自基層家庭,平民化是這所學校的底色。施校長希望,校舍能更現代化一些,讓師生可以發揮更大的潛能。

「我想要一個操場,哪怕撥給我一間有操場的廢棄校舍也是好的。」說這話時,施校長望著遠方,似乎在憧憬著五星紅旗高高飄揚的操場上,學生們快樂地奔跑、跳躍。

視頻圖文:新華社香港

更多推薦文章

邵家輝:香港營商環境得天獨厚 連接大灣區商機無限

紫荊文化集團發佈多個文化項目 聚焦大灣區文化建設

1212.jpg
1212.jpg
2121.jpg
2121.jpg
01092440rngo.jpg
01092440rngo.jpg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