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嶺南|湛江雷州半島:日暮遠山 戲夢人間
2022年06月20日11:06

文:魏琴

一想到海濱之城,就是泛著鹹味的海風?羊城晚報《大美嶺南》第5站走進湛江雷州半島,帶妳去品味藏在紅土海濱裏的悠悠鄉愁。厚皮班演出喜劇和悲劇、劇團演員粗野豪放...…當然也會唱得臺下觀眾潸然淚下,喝彩滿堂。孩子們是不會閑著的,長篙一撐,趁機就梭到河裏摸魚抓蝦去了。在雷州半島,厚皮班的儺戲,各有各的說道,各有各的妙處,唯一不變的可能就是每個遊子那濃得化不開的鄉愁。

中國大陸最南端的燈樓角

雲舒霞卷之下的燈樓角光耀八方

聞名遐邇的「菠蘿的海」在公土地上飄香

夕陽下的海邊

小時,我喜歡看戲,農村裏的戲總是在傍晚天還沒來得及黑下來就開鑼做戲,一直演到天亮,那時,我一定要看完,而且看得非常入迷,看到悲劇時,淚常流下……農村人稱這種劇團為「厚皮班」,意指演員「臉皮厚」,什麽都敢演都能演,而且說話粗魯,唱腔粗糙。

傳統的民間藝術在這裡凝固,一幅民樂遊圖的宏大畫面在展現

厚皮班一般從太陽剛落山、天沒黑時,演到第二天太陽出來前,村民家家戶戶都在戲臺前搭床看戲,正後面搭著一小屋子,屋裏面有個穿著戲服的木頭人端坐其間,村民說那是他們的祖先,娛神娛人,邊緣有許多賣各種小吃的臨時檔口。

開始時,大人們在聊天,孩子們在舞臺下的床前床後捉迷藏……銅鑼、獅子鼓、嗩吶、笛子等樂器聲音有節奏地響起,簡陋的幕簾徐徐拉開,戲開始了,生旦凈末醜推進劇情……或催人淚下,或詼諧搞笑,或情節曲折……但演員們都很真實。

雷劇後台,台下是夫妻,台上也是演夫妻,沒上場的演員負責照料他們兩個月大的嬰兒

厚皮班比較常見的劇情是:書生家窮,赴京趕考,路遇奇事,金榜中狀,衣錦還鄉,夫妻團圓。有喜劇、悲劇和正劇,但最後一定會變成喜劇。所以,看到開場時主角的悲慘遭遇不必擔心,一般結局都是惡人被懲,好人好報的。

有一幕我記憶深刻,那是秦香蓮上京尋找丈夫陳世美路上乞討路費的一場,一把眼淚一把情,淒淒慘慘戚戚。催人淚下的唱腔……夜都被秦香蓮唱哭了……台下跟著一片悲傷,老人孩子紛紛往臺上丟錢,這就是藝術的魅力,這就是藝術!

每年正月二八,雷州市南興鎮塘尾村,春天民俗活動大隊經過田野

春天民俗活動隊伍裡的孫悟空扮相

有那麽一兩回,村裏咬牙「出大血」請了一回專業班,這專業班的唱腔,落入圈套的演員,讓村裏人覺得好遙遠,也許就是一種折磨,往往不長的戲還沒落下帷幕,看戲人自己已見周公了。

春天民俗活動隊伍裡的老人

春天民俗活動隊伍裡的各種扮相

幾年前見過一人,他18歲離開家鄉,他跟我說,他都忘了家鄉方言了。對於這話,我是不信的,家鄉話,怎可能會忘得了?反正我不會,我愛我的家鄉,我的家鄉在雷州半島。

那裏,雲霄碧海天無際,波撼金山地欲浮。夕陽西下,闊葉常綠熱帶樹木枝葉隨風飄搖。猙獰如活物,江面浪花奔騰,岸邊深綠水草豐幽,往來漁船在哨子聲中開始陸續回來解網系船……這就是雷州半島。年幼時,覺得家鄉很大。長大了,覺得家鄉還是很大。古老的石狗安靜地守護著這塊紅土地。

靠海的童年,給我印象最深的是臺風多,臺風也大,記得偌大的樹都可連根拔起,有些還腰折。小時,最興奮莫過於此,學校放假不說,就家裏的木柴堆成了山,很有滿足感。我們小朋友經常在狂風中呼喊。雷州半島這塊土地是浪漫的。

雷州市松竹鎮仙排村的傩舞

民俗寫在他們的眼神、神情和氣質中,也流在他們的血液裡

說起浪漫主義的詩篇,又不得不說這裏年例村遊裏的各種非遺項目,其中有儺舞、人龍舞、飄色等……色彩在飛舞,神秘的面具走過。傳統在復活。

整條蛟龍全部由人組成,並由兒童連結

飄在吳川空中的色彩與傳說,它複製民間古老文化的海市蜃樓

村裏人都成了「古人」,他們狂奔在田野中,追逐陽光……一幅純靜的超現實圖景。每個春天,雷州半島這片土地都會變成一個大舞臺,村民們穿上大紅大綠成了演員,他們用傳統用燥動的血液來喚醒大地,也像一場連綿數日的狂歡節。這裏,每年元宵前一直延續到農歷三月廿八……只要走在這塊土地,沿途妳一定可看到不同村落的遊龍隊和舞獅隊,還有舉著民間八寶的巡遊隊伍,聽到敲鑼打鼓的喧鬧聲響和八仙、嗩吶的混合之音。

每年元宵節,遂溪縣北坡人家家戶戶,不分男女老少手舉一條條魚燈,自發參加巡遊

社會在發展,雷州半島這塊土地的人們用自身的力量在復興和傳承。「我們祖祖輩輩都是這樣進行!」村民很坦然。辛苦了一年,稍事休整,娛樂慶豐,感謝大自然的恩賜,感謝上蒼的福佑。民間色彩濃烈,鮮艷隨著濃厚的泥土風在天空上飄蕩……

大海的守望

剛上岸的海魚還在跳動,我們一批小朋友在殘陽下,身上留下的是金黃色的顏色。遠方,薄霧冥冥,夕日輝光籠罩,水天相連,漫無際涯,波濤而起,滾滾遠逝,去而復來。西沈太陽的圓周和地平的直線加快接近。相交的瞬間,幾個同伴破圓而過,切點上爆發出強烈的弧光,太陽和大地便在這炫目的光芒中熔鑄到一起……珊瑚也在閃爍著美麗。

航拍金沙灣畔

湛江市區

我想念雷州半島大海的味道。她是豐滿的,是使人動情的。半島海邊的紅樹林充滿飽和油綠,她一年四季都顯示出過分的、近於誇張的旺盛。海邊沙地上還有開滿花的仙人掌,白、粉、桔、黃、紅,五顏六色,很鮮艷。

古老的雷州半島,醞釀的是詩,文化在歲月中成長,時間總是在創造美麗。長大了,走南闖北,走了不少地方,但總覺得比不上我的雷州半島。夜色寂靜,屋外蛐蛐叫個不停。樹幹上有一個蟬蛻的軀殼。

本文轉載自羊城晚報・羊城派微信公眾號,獲羊城晚報・羊城派授權轉載。

圖:羊城晚報・羊城派微信公眾號

更多推薦文章

大美嶺南|佛山三水:三江匯流處,風物冠天南

大美嶺南 | 佛山順德龍江:與水為伴 枕水而眠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