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澳門大學校長宋永華:引進人才是大灣區建設的長期戰略
2022年08月04日17:53
▲澳門大學校長宋永華。圖/新京報 許驍製圖
▲澳門大學校長宋永華。圖/新京報 許驍製圖

2019年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綱要》)提出,“到2022年,粵港澳大灣區綜合實力顯著增強,粵港澳合作更加深入廣泛,區域內生發展動力進一步提升……”

2022年,作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就的第一個檢視年。《綱要》的發佈對粵港澳三地分別產生了什麼影響?大灣區建設取得了哪些成就?作為大灣區建設的重要參與者——粵港澳三地的高校是如何參與建設的?新京智庫為此推出“粵港澳知名高校校長訪談”系列報導。

本文專訪了澳門大學校長宋永華。澳門大學是澳門唯一一所國際化綜合性公立大學,創立於1981年。澳門大學在2022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201-250、亞洲大學排名33,在葡萄牙語大學聯會中名列第一。宋永華告訴新京智庫,澳門大學是粵澳深度合作的參與者、受益者、見證者,“如今要做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貢獻者”。

宋永華長期從事電力系統分析與控製研究,在大規模新能源消納與電力系統安全運行等方面做出了系統性、創造性的貢獻,先後被評為歐洲科學院院士(外籍)、英國皇家工程院院士。宋永華曾先後在英國、中國內地4所知名高校任校領導職務。2018年1月任澳門大學校長,成為該校第九任校長。

《綱要》讓澳門擁有新定位

新京智庫:《綱要》發佈對澳門帶來了哪些影響?

宋永華:雖然《綱要》發佈後發生了新冠疫情,這對一些項目的推進工作產生了負面影響,但即使如此,《綱要》還是給澳門帶來了一些顯著影響,這可以從下面幾個維度來說。

第一,澳門有了新的定位。在粵港澳大灣區“9+2”個城市中,《綱要》明確澳門是四個中心城市之一,這使得澳門成為珠江西岸(下稱“西岸”)唯一的中心城市,成為與廣州、深圳和香港一樣重要的節點城市。同時,澳門要力爭建設成為一個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和國家商貿合作“平台”。

此外,澳門要成為一個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基地”。這賦予了澳門明確清晰的定位。以前,澳門是深化和廣東、珠三角的合作,進而融入國家。而大灣區概念提出後,澳門是大灣區建設的一部分,是和其他城市一起共建大灣區了。從定位上說,這對澳門是非常大的影響。

第二,成為大灣區的一部分之後,澳門發展的舞台得到了拓展,發展的空間更大了。澳門人口少、土地緊張、產業鏈也不健全,現在要參與共建大灣區,這對澳門未來的發展至關重要。這幾年來,澳門與廣東一些城市建立了全面的戰略合作關係,推動了一系列項目的開展。

第三,2021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簡稱《方案》),隨後成立了合作區管委會。這實際上是《綱要》出台後對澳門發展一個非常具體、戰略性、國家層面的措施。它不僅是成立了一個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而且是給澳門發展提供了一個更大的空間,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制度上的創新。

因為《方案》提出要“不斷健全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體制”,成立的合作區管委會執行委員會主任由澳門特區政府提名。從某種程度上說,也就是澳門在主導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發展。這與前海、南沙兩個平台不同,後者均由廣東主導。所以,可以說,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是一個重大創舉,是《綱要》發佈後大灣區建設史上最重大的一件事情。

▲澳門大學。圖/受訪者供圖
▲澳門大學。圖/受訪者供圖

要辦好大灣區高等教育

新京智庫:你曾表示,與世界其他灣區相比,粵港澳大灣區的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能力仍有較大提升空間。這些空間是什麼?

宋永華:《綱要》對粵港澳大灣區的一個戰略定位是“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所以大灣區就要以創新來驅動產業發展。全球一流灣區有紐約灣區、舊金山灣區和東京灣區。這三個大灣區之所以能發展起來,很重要的原因是由創新發展驅動。確切些說,一流的灣區需要一流的大學。一流的大學和一流的灣區、一流的城市是共生的。

從這四個灣區來看,粵港澳大灣區的高等教育,從高校的數量上說,不是太落後於其他三個灣區,但是辦學的整體水平,比如人才培養、基礎研究,以及產學研產出還是有很大差距。

新京智庫:怎麼縮小差距?

宋永華:首先就是佈局高等院校。這個問題近些年來得到較好的改善。廣東幾個主要城市都在申辦自己的高校,一方面是自主辦學,比如中山要創辦中山科技大學,東莞創辦大灣區大學,另一方面更是在大力引進,如香港浸會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城市大學已建或正籌建分校。可以說,即使是從全世界範圍內來看,廣東這幾年來在高校佈局上的速度,可能都是驚人的,無論是辦學數量,還是辦學特色分類。

有了這些學校,接下來就得辦好其他幾件事情了,要引進高水平的師資隊伍,要有高水平的科研環境,比如先進實驗室、先進的科研設備,還要有高質量的學生。由於社會分工不同,大學是在基礎研究、原始創新及相關關鍵技術突破方面承擔著主要責任。當然,這些研究還要服務於社會,這樣才能助力大灣區建立一個良好的產學研鏈條。

其次,大灣區還要依託這些大學和產業佈局一批高水平科研平台。國家級的科研平台投入很大,有些不是一所學校或一個企業能負擔得起的,但我們很高興看到,國家新設立的9個國家實驗室,大灣區有2個。此外,廣東省也佈局了一批省級實驗室。這些都是將來大灣區產業發展和一些關鍵技術取得突破的重要前提。

最後,大灣區要建起一個良性的產學研體系、科技創新體系。高校基礎研究能不能發揮作用,也需要大灣區的企業參與進來。大灣區有很多高科技知名企業,像華為、騰訊等。只有高校、企業加強互動,才能建成一個從高校的實驗室技術專利,到企業的工廠產品的完整創新驅動的產業體系。

人才強市不是短期策略

新京智庫:大灣區某些地方的實力還相對較弱,有策略地引進有利於產業發展的領軍人才、高端人才能否緩解當前的形勢,還是只是一個短期的策略選擇?

宋永華:大灣區西岸有佛山、中山、珠海、江門和肇慶,還有澳門,西岸的高等教育,不管是數量還是辦學層次與東岸(廣州、深圳和香港)相比確實有很大差距。在西岸5個城市中,叫大學的目前只有五邑大學,其他都是學院,或者異地大學的校區或分校。

不僅如此,西岸的產業也比東岸實力相對弱。這就是說,西岸沒有高水平的大學,無法自己完成人才培養,所以科學創新能力較弱。企業要發展,要專利,要解決關鍵技術問題,就只能到東岸,或者到國內其他城市或境外去引進人才,特別是引進有利於產業發展的領軍人才、高端人才。這肯定是緩解西岸當前局勢的有效手段,但這不應是一個短期策略。即使西岸把自己高水平的大學辦起來了,也還要繼續引進人才。

英國本身有很多世界知名高校,但是今年還出台了吸引全球前50強高校畢業生的人才計劃。北京、上海也有類似的引進人才政策,而北京、上海是國內高校雲集,辦學水平、質量都最好的城市。所以,人才強市、人才強區、人才強企、人才強校,是一個長期戰略,不能作為一個短期策略。

新京智庫:大灣區要建成世界一流灣區,高等教育需補齊哪些短板?

宋永華:數量上要加快建設步伐,不僅是大灣區的西岸,東岸也要。東岸的城市,除了廣州、香港,深圳原來也沒幾所大學,只是近些年才通過引進、聯合辦學和自主辦學,高校數量才多了起來,而東莞、惠州還是缺。

除了數量,學科佈局也要科學,特別是科技類學科的佈局,這要服務大灣區的需要,因此需要協同考慮。

▲澳門大學搬遷到橫琴島的校區全景。圖/受訪者供圖
▲澳門大學搬遷到橫琴島的校區全景。圖/受訪者供圖

大灣區也可率先實現碳中和目標

新京智庫:公開數據顯示,廣東電力的約1/7,香港電力的約1/4,澳門電力的約9成依靠域外輸入。從電力能源安全以及“雙碳”目標實現的角度來看,你對大灣區電力能源的安全發展有何建議?

宋永華:大灣區的電力能源消費量在全國範圍內來說是很大的。人均的話,澳門可算最高,人少,商業用電卻是比較多。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要讓大灣區協同發展的話,能源供應肯定是基礎和前提。大灣區的工業、服務業和民生等都需要能源(電力),因此需要在區域內適度超前發展足夠電力來源(自建或外區域輸入)。

與此同時,考慮到“雙碳”目標的實現,中國60%-70%的人生活在城市,75%-85%的能源消費在城市,80%左右的碳排放來自城市。

因此,大灣區的能源生產也要清潔化。結合大灣區的實際情況,可以佈局相應的核電、風電(海上風電),以及加強分佈式光伏電站的建設。浙江省以前的分佈式光伏占了全國的五分之一,廣東也需要加強分佈式光伏建設。此外,還可以考慮適當建一些燃氣發電廠。因為廣東的電力有一部分來自省外,比如西電東送的。大灣區就要通過綠電交易,推動供電方的電力生產清潔化,降低碳排放。

能源使用也要低碳化。城市的碳排放主要來自交通、建築等領域。所以,城市運行要儘量電氣化,如大力發展電動汽車,大灣區不管是陸路上,還是水上交通都要逐漸電氣化。同時,也要做好需求側負荷管理。比如,大灣區的空調用電量很大,夏天占了近全社會用電量的一半,因此就需要綜合利用能源系統,提高節能和互補效益,這就要求做好需求側管理和調控。

此外,還要採用現代科技手段,比如物聯網技術,智能傳感等支撐大灣區城市的綜合能源系統運轉,以實現高效、安全、低碳運行。2018年,澳門大學成立了智慧城市物聯網國家重點實驗室,我們選擇了智慧城市最重要的三個應用領域:能源、交通和災害防禦。比如我參與的能源領域,我們聯合南方電網和國電投建立聯合實驗室或者推進一些項目合作。

通過這些措施,實現大灣區能源結構的優化發展,推動能源系統的低碳化和清潔化,我覺得大灣區是可以率先實現碳中和目標。

澳門大學要做大灣區的“貢獻者”

新京智庫:你覺得《綱要》發佈對澳門大學帶來哪些影響?

宋永華:澳門大學是澳門特區唯一一所綜合公立性大學,所以我們大學的辦學理念和定位,首先是服務澳門特區,配合澳門特區的發展需要。《綱要》發佈後,澳門大學重新設定了自己的辦學定位,因為我們要共建大灣區,所以澳門大學的新定位是:立足澳門、共建灣區、融入國家、走向世界。

並且,作為橫琴島上的唯一大學,澳門大學要肩負起大灣區特別是橫琴粵澳深度區發展的重大責任。因此,澳門大學在學科設置、科研方面都緊密對接大灣區發展所需。換句話說,澳門大學新校區作為2009年首次提出開發橫琴島以來的首個建設的大項目,擁有了如今1.09平方公里的美麗校園,既是粵澳合作的參與者、受益者、見證者,更要做一個貢獻者。

新京智庫:澳門大學能給大灣區建設貢獻什麼?

宋永華:首先是貢獻人才。大學是培養人才的地方,澳門大學現在不只僅僅服務澳門,還要服務大灣區,因此澳門大學要擴大招生。原來,澳門可能不需要那麼多大學生,但現在我們要根據大灣區的需要,在一些領域擴大招生。首先是擴大研究生招生規模,澳門大學的碩士研究生60%、博士研究生80%來自內地和其他國家的留學生。

澳門大學向大灣區招生有兩個優惠政策。一是有分數優惠。考生來自廣東省境內(不含珠海)的減免5分,珠海(不含橫琴)的減免10分,橫琴的減免15分。二就是給獎學金。

同時,澳門大學新開設了一些大灣區甚至國家所需的新學科專業,比如微電子、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認知神經科學、金融科技、先進材料等一系列大灣區產業發展急需人才的學科。此外還推出了一批專業博士學位深造,如DBA(工商管理博士)、EdD(教育博士)和DPA(公共行政管理博士)。一句話,就是要通過增加人才數量,提高人才層次和拓寬人才專業設置來服務大灣區建設。

其次,澳門大學有三個國家重點實驗室,教育部的前沿科學中心,還有珠海澳大研究院,我們還建立了相應的研發中心,將澳門大學的科研成果推向內地,服務大灣區的產業創新。

最後,澳門大學也在加強與大灣區的高校、企業間的合作。比如,與華南理工大學聯合開設了大灣區第一個“2+2”的本科學製,覆蓋土木、電力、電子等專業。我們也和南方科技大學、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聯合培養博士。除了與廣東的高校,也與當地企業建立聯合實驗室。粵港澳三地現在批了不到20個聯合實驗室,但有9個是澳門大學參與建設的。

新京智庫:澳門大學在助力大灣區建設方面做了很多事,你最滿意的一件是什麼?

宋永華:很多事都很滿意,如果要說最滿意,就是建立珠海澳大科技研究院。這是澳門大學在大灣區,也是在內地建立的第一個產學研基地。這個研究院根據澳大的強勢科技領域建立研發中心,比如微電子研發中心、中醫藥和轉化醫學研發中心、智慧城市技術研發中心和先進材料研發中心等,同時也與企業建立了聯合實驗室。

通過這個基地平台,我們已經孵化了幾家高科技企業。這是澳門大學在大灣區建設發揮的實質性貢獻。當然,還要繼續努力了。

粵港澳融合首先是人心融合

新京智庫:粵港澳大灣區要建成世界一流灣區,你有哪些建議?

宋永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國家戰略,那麼三地需要各自立足自身條件和優勢,貫徹落實好國家戰略,共建大灣區。因為我們都是大灣區的一部分,與過去的認知、理念不一樣了——這個理念不僅是大學、政府,香港、澳門的居民要改變,青年人更要融入到大灣區建設中來。

我經常跟學生說,大灣區建設既是機會、機遇,也是挑戰。作為一個居民,要融入其中。首先是人心相融,要把這件事當做是自己的事來看待,你就是其中的一部分。所以,我們鼓勵澳門大學的學生去內地實習,不僅去企業實習,還要到政府部門去實習,不僅要到金融機構去實習,也要到產業企業去實習。

其次,粵港澳三地的規則對接、政策銜接還需要進一步加強。雖然粵港澳三地同屬一國,但三地有兩種制度,三種關稅,三地的決策機制不一樣。我經常跟同事說,雖然我們都是中國人,似曾相識,但很陌生,你去辦事時發現決策程序完全不一樣。又如飲食,三地好像吃的都是粵菜,但是又很不一樣,港澳更多元。再如高等教育,因為體制機制不一樣,我們要把高校辦好,就要發揮各自的優勢,不能搞同質競爭。

再次,粵港澳大灣區是國家對外開放程度最高的區域,經濟相對發達,科技創新能力也相對較強,因此,大灣區要更好地發揮主體作用。比如,現在因為新冠疫情出國留學存在困難,但是到澳門、香港來深造是沒有問題的,港澳高校的國際化程度肯定比內地高校強。比如澳門大學擁有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校園環境,全球招聘的高水平師資隊伍,採用國際化的辦學模式,並協同學院與書院優勢,為學生提供全人教育的環境。教學語言採用的是英文,我們的工作語言還有澳門的官方語言中文、葡文,校園內可以說形成了“三文四語(英語、葡語、普通話和粵語)”。

最後,我們感謝並希望國家對粵港澳大灣區,特別是對高校的人才培養和科研佈局給予更大的支持力度。

撰稿/新京智庫高級研究員 肖隆平

編輯/李瀟瀟

▲澳門大學。圖/受訪者供圖
▲澳門大學。圖/受訪者供圖
▲澳門大學搬遷到橫琴島的校區全景。圖/受訪者供圖
▲澳門大學搬遷到橫琴島的校區全景。圖/受訪者供圖
相關新聞